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nglish Version
首页>>新闻信息>>学术动态>>正文
学术动态
【中国人口报】姜全保:从“人口红利”到“教育红利
来源: 时间:2020-12-23 点击:[]

近年来,随着生育率的下降,人口的转变,中国的人口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人口红利逐步消失。对于中国人口结构转变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博士生郭玉和姜全保教授在2020年11月23日的《中国人口报》理论版发表了《从“人口红利”到“教育红利”》的文章。全文如下: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教育文化卫生体育领域专家代表座谈会上强调:“要全面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增强教育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在此背景下,深化教育改革,实现从“人口红利”到“教育红利”的转变,对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和实现人口均衡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人口红利”并非用之不竭

过去几十年我国的经济奇迹离不开人口红利,丰富且低成本的劳动力资源优势吸引了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将制造业转移到我国,使我国成为“世界工厂”,实现了数十年经济高速增长。1982 年至2000 年期间,人口红利对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贡献为26.8%。然而,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在2012 年达到峰值9.22 亿,之后开始逐年减少,到2019 年末下降至8.96 亿。根据联合国“中方案”人口预测,到2060 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将会下降到6.70 亿。劳动年龄人口数量逐步下降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劳动力短缺会对经济造成冲击

劳动力短缺不单指劳动力绝对数量不敷所用,还包括劳动力相对结构与市场需求不匹配。虽然我国劳动力资源总量仍然比较充裕,但劳动力结构性短缺问题已逐渐显现。当前,我国劳动力资源状况及其对经济的影响表现出以下几个特点:其一,劳动力供给缺口较大。2019 年我国求人倍率(劳动力市场在一个统计周期内有效需求人数与有效求职人数之比)为1.27,劳动力供给缺口较大,劳动力供求局面从供需总量基本平衡转向供给不足。其二,劳动成本上升削弱制造业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的竞争优势。不断提升的劳动成本给国内企业带来生存压力。就我国整体经济发展而言,劳动成本的攀升会削弱我国制造业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的竞争优势,抑制我国出口和经济增长。其三,劳动力短缺削弱国际竞争优势。随着劳动力数量下降、劳动成本提高,我国的代工红利和国际竞争优势正在消减,部分跨国公司已将目光转向东南亚地区。其四,劳动力结构性短缺导致“就业难”和“用工难”双重困境。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进行了一系列市场化改革,但是教育体系改革滞后于市场化改革,导致教育体系与劳动力市场之间存在脱节,目前劳动力受教育年限仍然偏低,高级技工劳动力非常稀缺,“就业难”和“用工难”的问题同时存在。此外,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和劳动力市场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揭示了劳动密集型企业空间封闭、人员密度大的公共卫生安全隐患,传统生产模式弊端加速暴露。

加快发展“教育红利”

在世界迎来“工业4.0”时代和国内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型、产业结构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转变的背景下,经济社会发展对劳动力素质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退,实现从人口红利向教育红利、人才红利的转变是进行经济转型和应对我国劳动力短缺、劳动成本上升的重要路径。目前,我国教育体系在培养更多人才和提高人才综合竞争力方面仍有很大的改革和优化空间。

一是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将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围。随着国际和国内环境的变化,以知识和创新为驱动的综合竞争力的提升已经成为一个国家发展潜力的重要评价指标,是否应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将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围,值得再次思考。从国际看,德国、美国、意大利、英国、法国和加拿大等高福利国家的义务教育年限普遍在10 年至13 年;韩国的义务教育年限为9 年,与中国一致,但是韩国普通高中入学率已经接近100%。而根据我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我国普通高中的录取率仅为57%左右。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义务教育年限仍有延伸空间,对教育的投入力度和重视程度也有待加强。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加大义务教育经费投入,保证教育事业高水平、高质量发展,有助于培养更多创新型人才。

二是提高职业教育对象年龄阶段,实施高中后分流。2019 年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优化学校、专业布局,深化办学体制改革和育人机制改革,以促进就业和适应产业发展需求为导向。适当提高职业教育对象的年龄阶段,实现职业教育发展重心上移,有助于更好地实现上述目标。目前,我国每年有超过三成的初中生毕业后进入职业院校。这些学生大多只有十五六岁,仅具备基本的文化素质,思维模式和价值观尚未成熟,在这个年龄阶段接受职业技术教育和定型职业发展为时尚早。教育重心上移也是世界职业教育发展的整体趋势,其有助于劳动力素质的提升,也有助于劳动力适应产业发展和择业。

三是大学增设技术类专业。从高等教育本身看,大学应当增设一些技术类专业,承担一部分技工职业院校的功能,这既可以加强对技术类专业的管理,提高技术类专业学生的专业水平,也可以保障技术类专业学生同时接受高等教育课程和理论知识熏陶,实现教育平等,避免社会阶层固化。



上一条:【中国妇女报】姜全保:应以多元化机制设计鼓励男性休假 承担家庭责任

下一条:【媒体专访】孟凡蓉:“引领力”成科技社团评价新增指标

关闭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   设计与制作:西安交通大学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咸宁西路28号    邮编:710049